我正常 weibo@骨衔

与友,思茹,游于宝峰湖

照我冰雪满怀


落日熔金

夕阳慢慢的洒落着自己的余晖,像给大地镀了层鎏。
吴邪半个头藏在阴影里,静静地忍受着关节疼痛,关节炎像小虫在不断吸食自己的骨髓一样,只不过那种小虫是有啮齿的,还会喷出腐蚀性液体那种。

有几次吴邪晚上翻来覆去实在被折磨的睡不着觉,忽的一转身看见张起灵站在自己床旁边,两只眼睛在黑夜里亮的出奇,让人想起某种大型猫科动物。

“我的大爷!你可吓死我了艹”

当时吴邪被吓的腿不自觉的蹬了一下,然后就开始痉挛一般的抽筋,整个人恨不得缩成一个球。

“关节疼?”

“唔……”吴邪发出了支离破碎的单音节

张起灵便给他端来热水,打湿毛巾给捂着关节,来来回回到后半夜。

有次吴邪突然想起来,他们几个大...

燕郊

从外网上看见的

共轭


躺在老旧的藤摇椅上。

连接处发出吱呀吱呀的摩擦声。

简易竹子搭的凉棚遮住了大半的视线。

天空低垂,犹如湿墨不小心被水氤氲开来,带着浅浅的淡青。

吴邪闭着眼。

静静地听着远处传来赶鸭人的吆喝声,和鸭子发出的啾啁声。他能想象地到,放鸭人长长的竹竿,驱赶着一大群鹅黄色的雏鸦。柔柔的青荇在水底随波逐流,摇摆不定。

它们参差地站在岸边,用嘴细细地抚理它们遍体白色的羽毛,扑展着翅膀,使缀在羽毛间的水珠坠落。

天空寒冷的碎屑像是低落到了吴邪的眼睫上,落在他温热的皮肤上,升起了些许氤氲的水汽。

“走吧”一旁的胖子道

时间不知过了多久。也许只有一盏茶,也许一直到了世界的时间尽头。

“走吧”吴...

【簇邪】天明


吴邪望着窗外乌蒙蒙阴沉沉的一片。
要下雨了。

空气中过大的湿度让吴邪全身上下二百零六根骨头无一不阵阵作痛。

吴邪抖了会儿腿,翘着的二郎腿从左腿换到了右腿。

对面的人坐着不说话。

吴邪也不着急,从兜里拿出盒烟。先朝烟嘴磕了几下。这是为了让烟丝更紧实,燃烧更充分。

远远听的一声闷雷,携卷着潮湿的雨气。

该吃药了

吴邪点了一根烟,吸了很大一口,却没吐出什么烟雾,这是典型的老烟枪的表现。

吴邪先开了口

太他娘的疼了,吴邪抽烟的手不住的抖。

“没事就滚吧”

黎簇笑了笑,不作答

疼痛密密麻麻争先恐后的涌了上来。吴邪疼的恍恍惚惚,只觉得自己像只茧,像个蛹,被病痛慢慢的抽丝剥离,蚕食,只...

-当你走向镜面,镜面也在走向你。

黎簇摁开了投影机的开关。

投影机中的风扇发出的噪音像在这静谧的屋子中投入了颗石子,溅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,最终归于寂静。

黎簇拿起桌上的牛皮纸信封,然后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。

每天这个时候,都会有信封送进来。

黎簇缓缓拆了信封,从中拿出一沓照片来。

吴邪

黎簇的嘴角微微勾了勾。

放映机缓缓的开始工作,播放着提前设定好的照片。

还是吴邪

黎簇坐在放映机的对面,闭着眼。

少部分光线或许还混杂着那个人身上的气息透过眼睑,折射到视网膜,顺着视神经到达了大脑皮层。

“吴邪”
黎簇在心里慢嚼细咽着这两个字
“吴邪”

“吴邪”

“吴邪”

每默念一次...

贺岁

等苏万再看表的时候已经凌晨了。

哈,除夕。

苏万懒得回家,家里空荡荡的。苏家别墅像个冰冷而又巨大的静静蛰伏在黑夜里的怪兽。

广播每隔十五分钟就要响起一次“应区派出所的要求,需要留宿的顾客请到前台出示身份证并登记”

苏万从温泉中起身带起一阵水花。

旁边有位侍者让他稍等一等,等身上的水稍干再下去。
苏万不耐烦的撇了那人一眼。
随意而又漫不经心的一眼,带着挟风破空而来的凌厉。
侍者顿时就噤了声。

苏万直接走下铺着吸水毯帝皇金大理石做的台阶。
身上的水滴滴答答的往下流,积成小片小片的水洼。在灯光的反射下熠熠生辉。

苏万最后还是回去了,睡前刷了刷朋友圈,朋友圈里处处洋溢过年的欢悦。

苏万没开灯,...

星火


写写他们之前的故事吧

formerly
  其实当时陆流川和温凌当时并不是第一次见面。只是温凌自己不记得而已。

   温凌是个bisexuality 可弯可直,他其实有点遗传他老爹的基因,不仅花心而且还浪荡。

   开学那天,温凌到教室的时间其实已经有点晚了,教室里的位置被选走了一大半,温凌勉勉强强挑了个第二排的位置,有点靠门。

本来想着自己已经够晚了,却没想到有人比自己还晚。

那人漫不经心的推开了门,逆着光,温凌只大概看清了那人一个轮廓。

“老师,对不起,我来晚了。”

老师点了点头,让他挑个位置坐下。这时候好位置都基本挑完了,只剩下...

© 骨衔 | Powered by LOFTER